Feeds:
文章
留言

弟弟 [6yr3mo]

弟弟現在讓姊姊最受不了的, 就是他的餐桌禮儀. 其中, 又屬嚼食物時會趴紮趴紮地最讓姊姊抓狂.

這樣豪放不羈的弟弟, 卻又有他講究的地方.

比如說, 昨晚在超市買了酪梨壽司今天讓他帶半盒去學校當午餐. 我習慣性地幫他放了Ikea的兒童塑膠叉子. 他從午餐盒拿出來給我, 說, “can I have chopsticks?" 我拿了家裡的一雙筷子給他. 只見他把筷子貼在午餐盒的邊邊, 跟著便當一起收起來, 放進書包.

早上急急忙忙地也沒多想, 直到我自己吃中飯要吃泡麵的時候 (我忘了帶自己包的便當), 拿出自己的叉子吃麵心想如果有筷子就好了. 才恍然大悟: 原來弟弟要用筷子之壽司.

So sophisticated. 牛牛傳簡訊回來. Yes indeed. 🙂

you will find a way to me

過去這一年, 或者說這半年, 小幫浦的變化非常大. 開始變得像青少年.  雖然才滿十二歲, 我覺得她已經十三歲好一陣子了. 有時候看到一兩年前的照片, 她說, “I remember that." 都覺得好不可思議, 因為照片裡甜美的小女孩和我眼前青少女是不同的人阿.

跟好多有相似年紀小孩的朋友同事聊天, 才知道大家不一定面臨相同的情況, 但都是差不多的際遇. 最大的, 就是孩子們想跟父母畫清界線.

開始有小孩的時候就覺得, 父母能給他們最大的禮物就是讓他們自由. 實際做起來不容易. 我調適了一陣子, 有次累積過多, 本來只是想跟小幫浦談談, 變成媽咪淚聲俱下掏心掏肺. 事後想想真是不好意思, 但覺得讓孩子知道我的感覺也好. 至少讓她知道, 我們愛她. 也許現在她覺得父母不了解她, 覺得朋友最重要, 希望她知道, 我們永遠在她這一邊. 無論發生的甚麼事, 我們都會陪她度過一切.

想想自己不也是這樣長大的? 一直到了當母親, 甚至到最近, 尤其是小幫浦成了青少女後, 才知道為甚麼爸媽會對我說的一切話, 也才明白他們當初是費了多少的心力在我身上, 我都那時不懂, 直到現在. 希望我的孩子之後也會.

pay it forward. that’s how you find the way to us.

 

Art Master Assembly

早餐的時候問弟弟, 這星期要學的藝術家是誰? 他說, “James Audubon."

我問, “他是美國人嗎? 還是別的國家的人?" 他說, “不知道, 不過他住在巴黎一陣子, 因為他爸爸住在那裏." 繼續地說, “他喜歡觀察鳥. 他想知道來每年來家附近的鳥是不是同一隻鳥, 所以他綁了一條絲帶在鳥的腳踝上. 第二年鳥出現的時候, 腳踝上有那條絲帶."

姊姊, “you really listened at the assembly?"

弟弟, “嗯哼."

姊姊, “I feel asleep!"

我們家的小一生和小六生 🙂

2019 Summer and some more

was showing S last night on YouTube a celebrity’s 8-floor home because I liked his aesthetic and his attitude toward decorating the house that fit his lifestyle. Toward the end, S said, “It feels a kind of lonely." I think she got it.


八月中的倫敦和巴黎, 天氣很舒服, 很幸運地剛好避開了熱浪. 當初也是因為擔心會有熱浪所以不考慮AirBnB, 選旅館的時候特別注意有沒有空調.

在倫敦和巴黎的時候都碰到幾天的下雨, 增加旅遊的趣味, 畢竟要陽光的話在南加多得是.

喜歡倫敦. S尤其喜歡英國腔. Pret a manger 是我們的好朋友.

巴黎ok, 本來期望就不高. 八月巴黎人都去度假, 整個城市像是個巨大的主題樂園, 滿滿的遊客和在景點照像打卡的人. 相對之下交通比較好. 回來後我跟朋友形容巴黎是 “city for the lovers", 從來沒在一個城市看到那麼多人公開地親親我我和接吻. 當然是好事一樁. 🙂 唯一心疼的是在Angeline點了八歐元一塊的蒙布朗蛋糕, 一向吃粗飽的弟弟大口大口地往嘴裡塞, 五分鐘之內解決, 我只能像在趕火車一樣拼命在他把蛋糕放進嘴巴中的空檔舀個幾小口嘗嘗. 事後杯盤狼藉.

我們在兩個城市都吃了麥當勞. 巴黎試了escargot, 我跟小幫浦不喜歡, 但弟弟好愛, 頻頻對我說, “can you ask them for the recipe?"

姊姊

上了四年after school + 暑期課的中心 , 三年級升四年級的暑假後不再繼續, 還記得那天大家給小幫浦辦的歡送趴踢, 一向西皮的男老師答應小幫浦特別穿了西裝. 那天她的不捨, 問我們, “我暑假還會回來吧?"

一切好像才是昨天般….

快轉至兩年後的暑假…

“I am soooo bored…." 大女孩的同儕們各做各的事, 她則被小小孩(加上弟弟)包圍著. 暑假第一個星期的前兩天,  據牛牛說他去接他們的時候姊姊像是在坐牢一樣

第二個星期一, 今天早上一到, 一個二年級的小女孩在小幫浦進來後湊過來 “would you like to vote?" 小女孩們在票選"哪個色系讓妳快樂? 冷色系? 暖色系?" 小幫浦聽著然後試著投票.

覺得很好玩

前進吧小六和小一

姊姊

五年級結束了. 最後一個星期小幫浦頻頻地說 “I can’t believe 5th grade is over!" “so sad!"  這年級最大的變化(對我而言), 是朋友和同學占了她生活一大部分. 甚至有心儀的男生 (我猜的, 但不能問她.) 手機和社交軟體也用得很上手. 那個playdate的時候黏著我的小女孩, 還有不管怎樣都要跟我一起擠著睡覺的小女孩, 就這樣離我越來越遠了. 明明知道父母最難的課題就是要放手, 還是有些惆悵. 全家一起在沙發上看電視時她會把頭湊過來, 那就是我擁有的抱抱時刻. 該滿足了. 長得比我高了, 常要提醒她不要駝背.

弟弟

或許是因為看著姊姊的關係, 他很有動力地學認字. 這一年下來閱讀能力猛進. 他其實能念完一本初級閱讀的書, 但還是常問我和牛牛 “can you read to me?" 因為有小幫浦的經驗, 我知道他能這樣問我們的時間也是一轉眼就會過去, 現在我和牛牛都很心甘情願地念. 也是這個時候能多抱一些.

Vision Board 2019

去年第一次做vision board, 使用寄來家裡的廣告文宣和雜誌裡的照片。今年也這樣子做,算是快速瀏覽雜誌又給他們第二生命的好機會。

雖然已經二月底,我的座右銘就是better late than never.然後發現吸引我的圖片, 跟去年差不多,大致是:

Tidy home: clean line and uniform jars

Eatable garden

Colored pegboard

Vegan eating fun

Travel light

Tranquility (zen garden, ocean)

Self care

Athlesu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