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s:
文章
迴響

Archive for 2007 年 08 月

不知道是因為孕程到後期都比較睡不穩還是Tempur-Pedic太有效率, 這兩天我都是準時上床, 到了三點鐘自動醒來.

上個廁所、喝個水. 好悶唷,  把空調調低一點.

抱著抱枕左側睡、右側睡、再仰著睡, 什麼姿勢都不對. 床明明很舒服呀.

網上很多孕媽媽說後期睡不好是因為寶寶動得太厲害. 相較之下小幫浦顯然比我乖, 當媽媽翻來翻去的時候她小姐倒是四平八穩的, 偶爾抖一抖陪我解解悶.

小時後睡不著我媽都會說, 喝個溫牛奶助眠. 可是現在妊娠糖尿病, 除了規定的用餐時間外我都不敢亂吃, 尤其是血糖最高的早上.

眼看已經過五點了, 等下去做個瑜珈看看能不能補點眠囉.

廣告

Read Full Post »

漏水啦

相信很多人都知道, 儘管加州房子貴得嚇死人, 不知為什麼, 在這個位處地震帶的沙漠, 住宅偏偏是用木頭建造.

於是, 加州屋主的三大夢靨, 一是火災, 二是地震, 三是水災.

這裡乾得葉子都炸不出一滴水怎麼可能來水災?

首先我們敲敲木頭祈禱溫室效應造成氣象異常不要繼續擴大.

再來要說的是,

“會, 因為我們碰上了."

img_1359_copy.jpg
兩星期前, 眼尖的牛牛發現, “咦, 冰箱旁的牆壁上怎麼有類似水漬的樣子?"

把冰箱拖出來, 發現冰箱底早已濕了一大片, 冰箱後面那一片牆甚至有霉的痕跡.

img_1363_copy.jpg
連接冰箱下的一樓, 即車庫天花板, 早已不知不覺濕了一大片.

牛牛的推論是, 我們幾天前突然使用好一陣子沒用冰箱的製冰器, 早已鬆落的水管因此漏水.

果然, 把連接製冰器水管的水龍頭關上後, 漏水停止了. 幸好發現得早, 冰箱後面的霉經過擦拭也都清理乾淨.

木造的房子漏水若不處理, 潮濕的地方久了不旦會生霉(mold), 散播在空氣中被人吸進非常不好, 還會招致白蟻(terminator)侵蝕房屋.

房子出問題的時候就很希望自己是租屋. 像我有同事的家有霉的問題, 因為是租屋, 公寓的管理委員會全權負責、找人來修, 還安排我同事住了兩個星期的旅館.

正在頭痛要到哪裡找人來處理, 牛牛發現我們的房屋險有涵蓋這樣的water damage & restoration.

跟保險公司連絡, 描述一下情況(很多情況保險不保, 因為發現得早, 保險公司說他們會負責,) 第三天就有保險公司合作的contractor來.

首先把濕的地方敲開, 拿專門的強力電風扇和除濕機將裡面的木頭烘乾.

img_1370_copy.jpg
矮的是風扇, 負責將水氣吹出; 高的是除濕機, 把空氣中被吹出的水分吸光光.

img_1374_copy.jpg
冰箱旁的牆壁.

img_1369_copy.jpg
車庫天花板

就這樣全天候地開著, 過了一個星期工人來, 確定濕的地方都乾了(本來四五天就該好的, 不過他們中間來發現洗衣間的牆壁也須烘乾), contrator估價評估所做的工以及之後修補的花費, 送進保險公司.

保險公司核准後, contrator又另外送人來.

原以為他們只是來將之前在車庫、洗衣間、冰箱旁敲掉的地方補回去, 沒想到工人說, 保險公司另外還核准了把車庫天花板、洗衣間、和整個廚房餐廳重新油漆.

img_1476_copy.jpg
重新漆過的車庫天花板

車庫可以用最基本的白色. 工人問我們, 既然屋內要重漆, 要不要換個新的顏色? (我們的整個屋子除了書房外都是白色.)

當然好囉.

img_1467_copy.jpg
重新漆過的洗衣間.

img_1473_copy.jpg
冰箱旁邊.

img_1459_copy.jpg
飯廳的牆壁.

花了兩天的時間, 像是有了全新的廚房和飯廳.

我一方面開心, 一方面也擔心爲了幾個小漏水做了這麼工, 不知道保險公司要我們自付多少錢?

倒是正值築巢期的牛把拔很滿意油漆工人做的, 打聽到他們自己有另外接生意, 所以興致勃勃地想加錢請他們幫我們把客廳和樓梯間都換成同個顏色.

因為漏水而激起重新油漆的念頭, 我想這次最大的贏家是即將要額外賺到一筆的油漆工人吧. =D

Read Full Post »

七年前剛到美國, 小學同學帶我逛mall. 進Brookstone時她說, “我每次來這家店都會躺這個床." 後來才知道, 原來每家Brookstone都會擺個一兩張的床讓客人試躺, 就是鼎鼎大名的Tempur-Pedic床(台灣翻"丹普感溫床".)

對Tempur-Pedic一開始並不特別注意, 只覺得它真是有夠跩地貴.

幾年前的背痛和腰痛, 醫生也不知道究竟什麼原因讓我突然芒刺在背(沒有受傷或遭到撞擊,) 讓我痛定思痛地找尋一切能減輕背和腰部地方的壓力, 看吶看, 想想人一天幾乎三分之一的時間在睡覺, 腦筋打上Tempur-Pedic的主意. 只是它的產品依然有夠跩地貴, 金牛妻只捨得買個small size neck pillow($90.)

沒想到這一買, 我睡得很滿意, 我們就停不下來了.

先是牛牛看我用得那麼快樂, 心動地買了一個標準枕頭($100.)

懷孕初期, 胃酸犯得厲害, 醫生建議睡覺時將頭墊高點. 我的Tempur neck pillow比較低, 標準枕頭反而合意, 所以我也學牛牛開始用標準枕頭.

再來便是Brookstone打出的Tempur-Pedic促銷 – 買床免運費外加兩個枕頭.

這個促銷我心動好久, 從懷孕前(那時還附贈床罩組)心動到懷孕中. 想著用它的枕頭就讓我們如此好眠, 那買了床不就是快樂似神仙? 但又很心疼那個錢, 平平是床, 可以買三百塊還有找, 為什麼要挑張可以買個LV包包的價位?

考慮考慮壓, 啊, 進入了第二十九週, 我的侧背和腰犯起了疼痛, 上床下床變成一件很恐怖的事情, 姿勢沒橋好就會慘遭電擊般地疼痛伴隨著我的哀嚎.

又是痛定思痛, 金牛妻決定給丹普床證明實力, 反正不滿意90天之內可以退貨, 完全免運費.

訂了最小的twin size(不死心地想省錢, 老公可以睡地上,) 多加個$50把送的枕頭升級成抱枕body pillow(twin size床只送一個枕頭.)

不知道是巧合還是Tempur-Pedic的神奇力量, 這十天睡下來, 我的腰痛背痛竟然慢慢地消失了. 更棒地是, 即使孕婦半夜要起來上廁所好幾次, 隔天起來依然精神奕奕、神采飛揚.

背痛消失的同時, 終於良心發現, 感念辛勤的另一半願意砸錢給太太買好床自己睡地舖, 決定加點錢從twin-size升級成full-size, 這樣兩個人都可以享受(其實更想買queen size或king size, 但是我們原有的彈簧床是full-size的床架可以直接用, 省得換來換去驚動胎神.)

哎哎, 為了Tempur-Pedic掙扎了這麼久終究是成了它的俘虜. 當初覺得省下這錢可以買個貴婦包, 回頭想想, 我這麼愛睡覺愛賴床的人, 要我上街提個包包被懷疑"哎呦這是仿的啦"(本身沒貴氣, 帶什麼都像菜市場買的,) 還不如投資張好床夜夜好眠~

喔耶. 趕完這篇讚美文, 我要去和Tempur-Pedic約會了!

延伸閱讀:

Tempur-Pedic官網

Tempu-Pedic Mattress & Foundation Special Offer at Brookstone
(我們買的是Symphony系列)

Read Full Post »

捐家具

家裡有些過去的家具, 本來占著不礙事, 現在寶寶要來, 需要清出一些空間放嬰兒的東西.

送了幾樣給需要的朋友, 剩下的怎麼辦? 賣掉嘛, 我們沒時間貼廣告也賣不了多少錢. 丟掉嘛, 保存得好好的又很可惜. 幾年前曾經捐家具給Salvation Army (救世軍), 就再這麼做吧!

想把家具捐給他們, 是因為Salvation Army會來家中拿東西, 若要自己載到哪裡捐掉, 我們的小車根本裝不下.

Salvation Army救世軍是一個基督教支派, 和軍隊其實沒關係. 這個組織像紅十字一樣, 在各地有天災時會提出人力與物資的支援. 它的另一個特色是在各地成立的慈善性二手貨商店(thrift shop), 裡面販賣的都是他們接受捐贈的家具用品, 轉賣後的所得即成為它的慈善基金.

以下是我這次和他們安排來拿的步驟:

1. 打電話1-800-SA-TRUCK.
2. 跟對方說我們要捐的東西和數量(一個沙發, 兩張椅子, 兩箱衣服.)
3. 對方依據我們的郵遞區號告訴我他們最快能來拿的時間(下星期二.)
4. 提供離家最近的主要交叉口(方便司機找路.)
5. 因為我們白天要上班, 對方說我們可以把東西就留在家門口, 上面註名是給Salvation Army的.
6. 安排好後, 在約定當天七點後可以打同樣的電話. 語音告知司機大概哪三小時之內會(例如: 9-12點.)
7. 把東西擺好後出門上班, 回來後就看到已經被拿走囉! 司機會留下收據的.

也可以上網安排, 很方便唷.

Read Full Post »

Confession

我不生氣.

為了自己, 為了肚裡的孩子, 我不想生氣.

當然想到這件事情會不舒服.

擔憂即將出世的寶貝, 這是無可避免的做母親的天性.

看到牛牛因為這件事情煩惱所以我難過. 希望能為他解憂.

我知道, 我們兩個都需要成長.

不應該為了這件事情亂了陣腳.

我不再是無牽無掛的獨行俠,

我和牛牛也不再是只要顧好自己的兩個人,

我們要對一個新生命負責,

保護她.

盡一切的力量保護她,

讓她不被傷害.

但是我並不想因為自己的好悪而擋住了她的福分.

她不是我一個人的,

她會有自己的路, 自己的天地,

世界上如果能多個人愛她、幫助她, 也是做母親所希望的.

另一方面,

對於長輩, 我們能盡孝道的時間已經不長,

現在有個小孩要照顧更沒什麼機會,

如果付出一些能讓他真正開心

就順著他的意.

能有其他人可以讓他開心, 也是做子女所樂見的.

當然, 私心地希望事情能更順我意一些,

所以我能專心待產、做月子,

可是, 嘿, 戲劇不總是在這樣的節骨眼發生嗎?

家家有本難唸的經, 我不是史上第一人, 也不會是最後一人.

而且, 誰知道呢?說不定因為這樣讓我沒時間搞個產後憂鬱症.

現在能夠做的就是為自己找到情緒出口,

因為我想要快快樂樂地,

專心和愛的人過生活.

Read Full Post »

Prayer

兩年前去北海道玩, 好不容易轉火車又轉公車到層雲霞, 我的牙齒居然在這偏遠的世外桃源要命地痛了起來.

那幾個牙痛到在榻榻米上打滾的夜晚, 我一直跟自己講, “把注意力集中在快樂的時光. 這些痛楚有天都會被遺忘, 但是我會永遠記得這段旅程的快樂."

的確, 一直到現在, 每次想到在層雲霞的那幾天, 我記得山上冷冽的空氣、轉黃轉紅的楓葉, 在雨中走了好久找到從來沒看過這麼美麗的銀河與流星瀑布, 晚上吃著有可愛名字的迷你迷你套餐, 以及面對山岳的溫泉旅館,想著想著腦海中便浮起微笑.

我忘了那時的牙痛有多痛, 只記得晚上痛著痛著就睡著了, 半夜中聽到其他房客在走廊的講話聲, 感覺到隱隱的牙痛, 再迷迷糊糊地睡過去.

現在也是, 上帝如我願地把小幫浦賜給我們, 我只想好好地珍惜她在我肚裡和懷裡成長的時光, 享受和她在一起的喜悅.

我不想分心為一些小事掙扎. 因為它終究會雲淡風輕, 而我會遺忘. 生命太短暫, 坐在那裡煩惱到拔光頭髮不僅加快老化腳步, 還平白減少我和所愛的人相處的時間.

我只想記得這一刻的美好.

Read Full Post »

下班時牛牛來接我

遠遠地看到他停好車, 朝他走過去….

“妳像個熱氣球一樣" 他說

hmn….

我倒覺得因為重重的肚子, 現在活像個不倒翁

每次一要坐在椅子上, 上身會向後傾一下

再彈回來

呼~

img_1416_copy2.jpg

我是紫色的氣球~

Read Full Post »

Older Post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