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s:
文章
迴響

Archive for 2010 年 07 月

十年

今天是我來美國滿十週年. 每到這一年, 都會不禁地想當初. 想當初是怎麼誤打誤撞地選擇畢業後來美國, 選擇在I市停留, 一路上遇到多少貴人讓我在搖晃中漸漸穩定. 跟多少人的血淚留學路和移民史比較起來, 我是何其地幸運.

過往的事情, 如果提起, 有人會嗤之以鼻地說, “人是要往前看的, 何必緊抓不放?" 如果放下, 有人會控訴地說, “你真是無情的人." 所以我只喜歡藏在心底, 不想讓任何人來評論我對過去的態度. 記憶漸漸塵封, 就像擺在衣櫃鞋盒裡的照片一樣, 不小心地翻開, 那些感覺和景象從心頭上盪漾開來.

我不忘記, 因為過去讓我成為現在的自己. 我不留戀, 因為現在有更珍貴的要保護.

也只有在這每一年的這天, 讓自己任性地過個紀念日.

———————–

回顧自己四年前寫的文章,  發現自己文筆越來越差了. 或者是, 一些講過的話已經不想再講. 人畢竟是要往前看, 總不能老調重彈吧. 哈哈.

————————

六年

前幾天對著鏡子端詳, 赫然發現自己已經是個女人了

二十八九在社會的定義是獨立自主的成年人
只是這樣自我的頓悟、那種"finally hit home”的感覺
實在不知道該是用”當頭棒喝”還是” 醍醐灌頂”來形容

今天 我來美國整整六年
雖然兩千年的那個女孩並不知情

夏天給的暗號是離別與新開始
草香中聞到一絲青春的味道
蟬鳴帶來的惆悵
把好幾年的暑假攪和在一起讓我陷入過去

最近南加州那種彷彿包了層保鮮膜流汗的溼熱
更令我想起台北
也想起了那個女孩

很多都是事後才明白
或者需要時間來治療來證明
得到重生不是一瞬間而是漸進式發展

儘管一些話一些事情會漸漸地被遺忘
但是那時流著眼淚在心上刻下的痕跡
卻會一輩子地陪著我
直到變成老婆婆

Read Full Post »

1. 或許是第一次當父母, 對於小孩的成長一切都很新鮮, 有時候小幫浦的表現會讓我忘記她其實是個兩歲多的小孩, 然後媽媽的大頭症不知不覺地上身, 驚呼, “哇, 妳怎麼那麼聰明~" XD

2. 我在家一向任性慣了, 偶爾對牛牛發脾氣, 小姐現在會問: “Mommy, are you mad at Daddy?" 問得我很不好意思, 只能跟她解釋說因為馬麻沒耐性, 對把拔兇了點.

又或者, 早上時我有點嚴肅地口氣跟她講話, 小姐突然問我: “Mommy, are you happy?" 把我愣了一下. hmn….這真是很深奧又令人哭笑不得的問題阿. 我回她, “Of course Mommy is happy. 馬麻有妳之後每天都很快樂阿."

3. 小孩子現在比較淘氣, 不好好吃飯或是上學不趕快準備, 對她兇一點效果也沒有, 還會嘻皮笑臉地對著我. 前天晚上在飯桌上晚餐時, 牛牛的手邊有個東西要我拿過去, 我還來不及放下碗筷, 坐在中間的小幫浦說, “Mommy, this is for you." 她伸手想幫我拿, 不小心打翻的自己的果汁. 我當下有點急, 一是怕果汁流到地板上, 二是那是剩下最後的小紅梅汁, 倒光她就沒得喝了, 然後下意識地對她不高興, 皺著眉頭說 “妳看看妳!" 又輕輕地(真的是輕輕地)用食指點了一下她的臉. 小朋友愣了一下, 放聲大哭, 眼淚立刻辜嚕嚕地滾下來. 我真是又後悔又心疼. 因為我知道她是好意.

我把她摟在懷裡問她, “妳難過, 是不是因為妳想幫馬麻拿東西, 可是卻被馬麻罵, 覺得很委屈?" 她抽抽搭搭地說, “yes…" 讓我體悟到, 小朋友不怕我兇, 她不喜歡的是好心卻被冤枉. 我以後也要多站在她的立場著想~

4. 小孩無理取鬧的時候, 比如說在吹泡泡吹得很開心, 我說要吃飯了叫了好幾次, 她還要玩, 硬是收起來, 她歡起來大哭把我弄火了, 我會跟她說, “妳再哭那我把(泡泡)丟掉!" 小朋友硬著把眼淚忍住. 後來發現, 她在忍住不哭時會深呼吸, 一口的吸氣吐氣, 故作堅強的模樣讓我好心疼. 但是我又不希望讓小孩子覺得只要哭鬧就可以拿到自己想要的東西, 我總是一再地跟她強調, “you don’t get what you want by whining."  拿捏教養方式, 想愛她疼她卻又不想溺愛, 再加上媽咪自己的脾氣, 還要多學習呢~

今年第三次去坐Great Park的大氣球. 第一次放風箏.
等待的時候風很大, 風箏都能飛得好高. 我們還擔心氣球會不飛, 小姐堅持要等, 果然等到了. =)

Read Full Pos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