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s:
文章
迴響

Archive for 2011 年 08 月

在身體修養的期間, 婆婆有幫我煮雞湯、豬腰來補, 但總不好意思讓老人家太辛苦, 於是訂份Asian Tapas的月子餐來試試.  之前是看Wen介紹, 說味道很好 (有聽朋友訂LA送來的月子餐, 又貴又難吃..)

20110831-042025.jpg

先到餐廳拿份月子餐菜單 (按照片可以看原圖檔)

一份月子餐 $65 (Wen去年訂是$60) 含兩道葷菜+一素菜+一湯品+一養身甜品+飯 (糙米或白飯). 老闆娘說一份可以吃上兩天. 前一天下午打電話訂, 隔天下午就能拿. 因為我才手術完, 有特別請他們餐裡不要加米酒.

20110831-042045.jpg

左邊: 冬菇蒸滑雞 (葷). 右邊: 枸杞魚湯 (湯品) 湯其實有兩大碗, 這裡只照了一碗

20110831-042053.jpg

左: 花椰菜燴蘑菇 (素), 中: 爆炒腰肝 (葷), 右: 糙米飯.

忘了給甜品照照片, 我點的是黑糖八寶粥, 很好吃.

大致上味道還不錯, 除了爆炒腰肝的豬肝有點老 (也可能是因為我本來就不喜歡吃豬肝). 我婆婆很喜歡, 直說現在中餐館的菜味道太重了, 月子餐清爽很舒服.

就這樣, 我們三個大人一個小孩吃了頓豐富的養生晚餐, 剩下的菜又讓我當一份早餐, 一份中餐, 一份下午點心, 和晚上加菜.

Asian Tapas
6380 Irvine Blvd
Irvine, CA 92620
(949) 651-8999
www.asian-tapas.com

Read Full Post »

寫在第二天

就像郝思嘉說的, “tomorrow is another day." 現在回頭看昨天寫的, 心裡已經平復了很多. 謝謝大家的溫暖, 我都感受得到.

最近我的self image跌到歷年來新低, 昨天想穿上很愛的jumpsuit, 赫然發現國慶日週末穿著去SCP時明明還寬鬆寬鬆的, 現在穿居然像嬰兒穿onesie一樣地 “合身", 肉塞滿了每一寸衣服內的空間, 加上這陣子累積大大小小的自我矛盾, 終於在晚上的時候爆發. 可憐的牛牛, 連我自己都不想跟自己在一起, 真不知道他怎麼能受得了我.

就當我覺得自己是場災難的時候, 我親愛的女兒依然堅持晚上的時候要跟我睡覺. 我最近忽略她很多, 很多時候當我沒力氣或沒耐心一一回答她的問題或幫忙她的時候都叫她 “去問把拔." 但昨晚她等著我睡覺時, 開心地在床上打滾, 對我說, “you are the best mommy in the WHOLE WILD WORLD." 還努力地把躺在我身旁的牛牛推開, 說 “daddy, go back upstairs and sleep!" 完全無視於把拔這些日子對她沒有功勞也有苦勞的付出….

哎呀呀, 我偶爾會抱怨女人要付出她的身體和生命孕育一個生命, 承擔失去一個生命的風險, 然後變肥變醜變老. 如果要說不公平?看看我女兒怎麼對待愛她愛得死心踏地的爸爸, 以及我如何用最小的力氣得到她最多的愛?

我好幸福. =)

Read Full Post »

the dark side

** it’s not the greatest moment of my life and I probably should only keep the best memory here, but just want to be truthful to my feelings **

I know I have been blessed and I am very grateful of what I have, and even during this relatively down time of my life, I am truly happy 80% of the time. However, 20% of the time, when I am not so happy, it can really get me.Blame it on the hormones.

I’ve believed that how people describe the outside world is how they feel inside. Recently, especially these past few days, I caught myself using the word “crap" a lot than I used to.

To be honest, it’s how I feel about myself lately.

Gaining  at least 10 p0unds in the past month (and continue to gain because I am supposed to “restore my energy" for at least 2 weeks after the miscarriage). sloppy look. lifeless face. unsettled emotions. I am a mess. I hate losing control of my life and my body. I want to restart my life so much yet I have been waiting.

I do my best when my body allows. I wash dishes, do laundry, and take out trash. because I don’t want to become a burden of my love ones and I don’t want to feel helpless. However, when I feel my body protesting and need to lie down,  I just want a hug.

I know comparing all the tragedies happening around the world, I am just plainly selfish. However, I just want a hug when I do my best with all I got but still feel defeated.

But I guess, who wants to hug a piece of crap?

Read Full Post »

手術

前天去D&C諮詢後下午進辦公室, 晚上下腹就不太舒服, 索性昨天請假在家裡躺一天. 然後不知道是不是把自己包太緊, 中午過後體溫有點熱, 量體溫是99度, 頭也有點痛, 雖然不是那種超過100度需要擔心是感染問題, 但還是讓我小緊張了一下. 打電話到護士諮詢專線KP on call, 確認D&C前一天吃tylenol沒關係, 晚上八點吞了一個, 希望換來一夜好眠, 隔天才有體力在醫院耗.

午夜開始禁食禁水 (雖然中間嘴實在太乾了, 有偷含幾滴水在嘴裡), 中間醒來過幾次上廁所不過都有睡回去.

一早醒來, 我跟小幫浦說, “媽咪今天要去醫院動手術." 她二話不說, 抓了身旁的兔兔娃娃給我. (因為之前我有問她能不能借我兔娃娃陪我去醫院.)

中午才需要到醫院報到, 所以早上我躺了一下後, 就稍微整理了一下臥房, 洗個衣服.  可憐的牛牛之後的一兩星期我在修養時就要一手包辦了. 偶爾親親已經被我放在袋子上的兔娃娃, 就像小幫浦也陪著我一樣.

洗個澡洗個頭, 這樣手術後可以撐個幾天不洗頭, 不用受寒.

依照昨天護士來電的指示, 不擦乳液不戴隱形眼鏡不化眼線 (天知道我已經好幾個星期沒化妝了), 不帶任何貴重物品, 只有photo ID, Kaiser 卡, copay. 還有兔寶寶, 婆婆幫我過香過的菩薩, 以及Bossypants. 本來想說我在recovery room時牛牛可以念Bossypants給我聽, 後來證明一切過程短得根本不須要. XD  

中午到outpatient surgery (當天可以完成的手術, 病人不需要在醫院過夜)check in, 護士先帶我進去更換衣服, 接上點滴, 之後把牛牛帶進來. 麻醉師和Dr. Lai陸續過來跟我們解釋流程, 問我有什麼問題. 我問, D&C應該是小手術, 為什麼要全身麻醉而不是局部麻醉? 麻醉師說, 如果是局部麻醉, 打在脊椎上的麻醉, 藥效至少要兩小時才會退掉, 而全身麻醉藥效退得比較快, 所以病人才能趕快出院 =P

其實D&C整個過程讓我最緊張的就是全身麻醉, 安慰自己又不是沒昏倒過, 反正就當睡午覺吧.

我跟牛牛說, 希望下次再躺在醫院的病床上, 是生小孩的時候.^^

牛牛陪著我, 看我簽完consent form, 吞下護士給我的抗生素後, 就離開了.

被推進OR (手術室)的途中, 一路上看著天藍色的牆壁和天花板上長方形的日光燈, 好像電視影集…雖然我對關於醫院的影集沒什麼興趣, 但似乎就是那個感覺.

進了手術室, 躺上了手術台, 護士幫我戴上網狀的帽子, 另一位醫生拿了像是醫院毯子把我的頭圍了起來. 我聽到麻醉師說, “do you drink wine?" (妳喝酒嗎?) 我說沒有. 他說, “那應該不需要用很多."

等我被叫醒來時, 我聽到有人說, “it’s done." “the doctor is talking to your husband now."

啥?我連自己什麼時候昏過去都不知道. 一直重複地問, “it’s done?"然後試著感覺肚子有沒有任何疼痛, 有沒有任何手術過的感覺. 可是沒有 (是好事吧!)

牛牛進來, 說醫生跟他說一切都很順利. 護士給了我一杯果汁和幾片餅乾, 叮嚀我今晚要吃清淡一些才不會嘔吐. 醫生也進來跟我講了一下話, 給我當初跟他要求的doctor’s note, 所以我能跟學校請假休息.

護士要牛牛牽車到醫院門口, 她讓我坐上輪椅到門口跟牛牛碰面.

回家囉. 希望復原能順利. 最近要多躺, 少用眼睛. 做個小月子.

Read Full Post »

阿~~~ 今天跟Dr. Lai做pre-op (手術前諮詢), 又做了一次超音波確定肚子裡沒心跳了. 這次的胚胎和胎囊又比上星期照的時候小了很多. 我都想像是小種子坐著太空船來我的肚子裡, 結果發現肚子不舒服, 棄船逃走了.

說是手術前諮詢, 其實過去幾天爬網都大概知道答案了, 比較像是熟悉一下醫師. 把想問的問題都問了, 也得到了解答. Dr. Lai解釋了手術的風險和過程.

這家Kaiser的D&C都是下午一兩點鐘的時候進行, 但醫師今天下午的手術都排滿了 (他說他本來一天做兩個, 結果今天排了三個, 而且都是臨時加上去的add-on, 不是安排好的.) 我雖然想趕快做, 所以能早點開始復原, 不過明天做的話就是另外一位醫師, 既然我今天已經跟Dr. Lai照過面了, 想說還是跟他好了, 於是安排了星期四手術. 希望一切都能順利阿~~~~~

喔有一點是我沒料到的. 我知道D&C手術的前一晚要禁食, 但是Dr. Lai說, 手術前的午夜 (12am) 過後不能吃或 “喝" 任何東西, 連水都不可以. 挖咧…. 我連問了好幾次, “水? 連水都不可以嗎?? 會口渴耶." 醫生說, 麻醉師通常希望病人來的時候胃是空的, 所以麻醉後不會嘔吐. 屋……

—————–

久違的穿搭

最近很愛的穿衣方式就是穿件寬鬆的洋裝 (或maxi dress)外加一件上衣, 因為洋裝不會卡著肚子不舒服, 套著上衣不但可以藏肚子也讓我在有冷氣的辦公室裡得以保暖.

20110823-015157.jpg

上衣ASOS. 洋裝Old Navy. Steve Madden軍裝靴.

20110823-015212.jpg

Love Quote圍巾. Aqua西裝外套. Hello Kitty T恤. Gypsy 05 maxi dress.

Gaypsy 05的maxi dress真不是普通的長阿, 加上懷孕的時候我只穿平底鞋, 就算把洋裝胸線拉到快脖子上了裙擺還是像新娘禮服一樣地拖地, 偏偏裙尾的染色是她的重點, 我實在捨不得改短.

20110823-015224.jpg

Forever 21項鍊 . Gap針織毛衣. Gap洋裝. 阿瘦靴子. 項鍊其實是小幫浦選的, 我買給她. 今天跟她借來戴 =P

以上這三張都是懷孕時 (或是以為自己還懷孕時)照的.

20110823-015238.jpg

Nordstrom針織衫. Gap上衣. Asos洋裝. Ugg靴

我的臉和身體好像是發現自己"沒"懷孕後開始變圓的. 可能是因為知道身體虛, 一直坐著或躺著都沒有運動的關係? oh well, 也許胖一點會幫助懷孕吧. 想想當初為了懷孕, 一年內胖了十磅, 終於懷上小幫浦…. 也許大家要開始習慣圓臉圓身的小愛了. 本來就已經很圓了…XD

20110823-015246.jpg

Forever 21上衣. Old Navy maxi dress. Ugg靴. 這是今天去pre-op時穿的衣服, 本來希望能穿著去動手術….

為了保持手腳溫暖, 這幾天我都穿ugg. 結果被不知情的同事問: “妳為什麼都穿那麼多?" =P

Read Full Post »

不到兩個月就要滿四歲的小幫浦, 現在愛講話愛問為什麼, 有時候會被我說: “妳可不可以先安靜一下?" 真希望我能有多一點的耐心, 因為她真的是個無可挑剔的好小孩.

我之前害喜沒力氣的躺在床上時, 她會默默地走過來把我擱在一旁的tums放回櫃子上, 或是在我還沒刷牙洗臉就昏倒在床上時到我的耳邊輕聲說: “媽咪, 刷牙~" 或是當她搆不到洗手台時跟我說,  “馬麻, 妳不要抱我, 拉我手洗就可以了."  我一邊把她的手拉近水龍頭一些洗手, 她一邊說, “因為妳肚子裡有北鼻, 不要抱我…. 我坐馬桶的時候可以, 只要抱一點點就可以了."

週末的時候我, 她, 小小豬坐在一起時, 小小豬對著小幫浦說, “妳馬麻的北鼻…" 小幫浦很認真的跟她說,  “我馬麻肚子裡沒有北鼻了…" 然後用當初我解釋給她的話解釋給小小豬聽, “因為北鼻在馬麻的肚子不舒服, 她先回天上去了…."

這幾天我都有跟她說, 馬麻星期二的時候要去醫院, 因為北鼻離開了留下一些東西在我肚子裡, 醫生要幫我清乾淨, 這樣下次北鼻來的時候才會住的舒服.   她問我: “妳會害怕嗎?" 我說, “會." 今天早上的時候我問她, “妳覺得fairy會來幫我把ouchy帶走嗎?" (因為她有boo boo的時候, 牛牛都會說晚上fairy會來把痛痛帶走.) 她很認真的說, “如果妳有乖乖睡覺的話, fairy晚上就會來, 幫妳把肚子的痛痛帶走."

雖然沒留住小種子, 也不知道將來能不能替小幫浦添弟妹, 但是小幫浦當了幾週的實習姊姊, 表現滿分.

星期六下午小朋友在Pump It Up的生日啪踢, 我因為累所以只有牛牛帶小幫浦出席. 看到牛牛寄這照片給我的時候, 我心想, 就是這張笑臉讓我想生第二胎. 也是這張笑臉讓我知道, 我已經擁有一切了.

——

四歲童書推薦

我們最近替小幫浦買的兩本書都是學校在唸, 她要求我們幫她買的. 一開始的時候覺得字那麼多, 她怎麼會喜歡, 然後發現其實這個年紀對這種初級小說已經感興趣了, 加上書裡多少有穿插圖片,  她可以一邊聽故事一邊對照圖片感到津津有味.

Peter Pan. 本來我們有到Borders和B&N書店找, 但只找到迪士尼版本的小飛俠, 小幫浦堅持要找跟學校同樣版本的. 最後當然就是靠偉大的阿馬桑了~

Mr. Popper’s penguins. 我們現在正在唸,  每個晚上一章. 這個夏天金凱瑞有主演同名的電影, 現代版的 “Mr. Popper’s Penguins."

 

 

 

我只看過預告片, 感覺原著的書比電影有趣多了.

Read Full Post »

in the middle

這幾天網上爬文的結果才知道, 原來我的情況是所謂的 “過期流產" (missed miscarriage), 也就是母體持續有懷孕的徵狀(i.e. 害喜), 但其實胎兒已經在母體內失去心跳, 也沒有自然流產地被身體排出來.

之前雖然希望能夠自然流產, 不需要動到手術, 但看了很多人的經驗分享, 發現D&C聽起來可怕, 但大致而言是比較好的選擇. 因為能確定子宮都清乾淨, 因為流產最擔心的就是如果有任何殘餘會引發的感染.  而且如果一直沒有自然流產, 與其漫無止境地等待, 做D&C多少給予 “closure", 能夠重新開始.

和醫生約了星期二的D&C諮詢, 現在希望身體能撐到那時候, 痛一次就好.

在這段等待的時期感覺自己就在一個灰色地帶徘徊: 沒有懷孕了, 但是還沒流掉也沒辦法完全開始復原, 就這樣在中間遊蕩著…. 自己的身體從星期四晚上變化, 看著懷孕的徵兆一一的離開, 我依然在等待能重新開始的那天….告訴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 用這幾天可以整理和沈澱.

想想去年第一次流產時並沒有太大的難過, 比較是失望: 好不容易懷孕了, 又要重頭來過.

這次還是沒留住, 的確是比較難過. 一來是懷孕的時間比較久, 而且有害喜, 讓我以為成功的機率會比較大; 二來是小幫浦比較懂事了, 她的期待和之後的失望, 讓我真的很捨不得; 三來是, 去年流產醫生說是很正常, 但是連續兩次都沒有成功, 擔心自己是不是真的能再有次健康的懷孕. 然後因為有去年的經驗, 這次有意無意地跟肚裡的寶寶保持距離, 沒有常常對他講話, 結果小種子 真的走了, 讓我覺得真是對不起他.

其實往前看, 還是樂觀的. 這次讓我痛定思痛, 等到手術後一定要好好養身. 等到身體復原後一定要好好運動. 這兩次懷孕我心裡都明白, 身體沒有當初懷小幫浦的時候來的健康. 差最多的就是這幾年我都沒有好好運動. 無論能不能再懷孕, 等身體復原, 我要好好督促自己, 每天早上至少做20分鐘的瑜珈, 午餐或晚餐後至少走個30分鐘, 睡前要做些仰臥起坐.

Read Full Post »

Older Posts »